異托邦花園.Heterotopia garden|藍天之下:我們時代的精神狀況









上帝創造了天堂,人間便有了花園。





依循策展的序列來到最後一站的角落花園,首次以地景和植物進入北美館,穿透著著無邊無際的玻璃,半露半遮的戶外,在冷氣包覆下的安靜和慢度之中琢磨著,若烏托邦是天堂,花園是自然與人交匯處,花園該是什麼樣貌?行進在筆劃裡的不規則,散落、互不相依的薄椅,悠遊的訪客,是花園裡的一只蝶,鐵鳥和雲呼嘯而過,連影子都是蝶,常見不具名的野花草嬌貴的擺在一起,毫無貶低為大眾取之無名,無名只是由於不認識,如此也不妨礙我們對花園或自然的喜愛、驚喜,本性如此,並非來自個人意志,無名又何妨。花園並非自然,透過模仿自然而更接近,私心是痛揭公共對於自然的吝嗇,長年以園藝來限制對自然的想像,又或當今世界上的悶熱、疾病、慾望、妒忌、貧窮,被堆疊出來的崇高又不齒的追求,言論隔著屏幕,匆忙的尋找返璞歸真,出不來這裡、進不了花園;短暫的異托邦花園結束,明日,脫掉塑膠盆,回到泥地中。







異托邦花園.Heterotopia garden





「園林」就像是世界的擬像,除了花園,還有什麼地方讓人觀看到生與死、稍縱即逝及永垂不朽。它是一門與時間相傍的生活藝術,在這裡可以看見一種希望、美感、力量及脆弱,植物生長不歇,生死循環不已。


傅柯(Michel Foucault)認為,相對於真實世界的不完善,鏡子裡的世界就是烏托邦,而帶我們前往烏托邦的鏡子則是異托邦。從花園出發,植物可能轉換成不同的方式或不變地存在於土地上,但人類跟隨著時間推演、時代交替,可能會因為病毒、戰亂而消失。






但自然卻恆久不變,《異托邦─花園》刻意營造一個人造園林:野外、場所、生活空間、過道,此處就像是一個更完美且似真實存在的異托邦。在這個如鏡像般的世界裡,處處留著人類活動的軌跡,微妙地表達出人與人、人與其世界的關係,更是人生活於其世界的理解。


人與人之間存在著曖昧又朦朧的距離,無法以精準的 1.5 米作區隔,因無法看見的細菌、病毒佔據了人類活動的空間所造成的失衡狀態,人被迫思考過去有形的國界、無形的國界是否真實?


以植物流動的地景試圖隱喻人類最小單元的生存環境,這植物所圍繞的空間同時也提醒了人類的起源,其疆域界線原先其實並不存在,即便長久以來為人所定義,也可能因一時的細菌蔓延而消失或強化,流動的植物則指引且構成了一幅迷濛的行走路徑,象徵人類對未知的探索。









藍天之下:我們時代的精神狀況
Between earth and the sky: The spiritual state of our times
展期:2020/08/01(六)- 10/18(日)
地點: 臺北市立美術館一樓1A~1B


October-2020
text / Pin Ho & Motif landscape;photo / SLOW GENG


更多展覽


更多太研設計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