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隆七堵.明德山莊|戰後時期的教師生活聚落







基隆,一座倚山近水的城市。

△ 山莊地圖



與高瑗蔆見面的第一句話是:「妳是基隆人,那妳聽過明德山莊嗎?」



你聽過明德山莊嗎?



在七堵車站後方山嵐間,一座將近 60 年的生活聚落,還留存著 30 幾幢房舍,是 1950 年代國民政府來台初期,為明德國中老師們規劃的住所,由民間捐贈蓋間,除了單身型和家眷行的住宿單元,食堂、澡堂、公廁、鍋爐間,發展出集體的生活和互助的模式,讓當時的單身老師免於舟車勞頓,也讓外省教職員,開始有了落腳的家,這伴著山麓的山莊,逐漸形成以老師為主體的生活聚落。


△ 水



隔著水圳、看著在操場打球嬉戲的學童,一下子進入明德山莊,來不及反應時,殘破崩壞的建築突然出現眼前。

△ 第一層的宿舍



第一層的單身宿舍

△ 與樹交織的房舍
△ 三角斜撐雨庇,是這裡的風雨走廊
△ 從窗戶便可望盡不大的內部



將近 5 坪、一房一廳的格局,是第一層單身宿舍的基本配置,樹根盤繞、屋頂塌陷,斜撐的雨庇是山莊的風雨走廊,勉強以屋架、窗台辨認房屋的狀態,第一層地勢較低處,歷經納莉颱風、賀伯颱風,對於居住產生不安全感,從水泥牆面上,還能看出淹水的痕跡。

△ 有了前後院的宿舍群



成排的紅磚平房在步道兩側展開來,40、50 年代常見的閩南式屋瓦、砌磚牆和京都格子樣式的木窗,門戶相對,家家戶戶有了院子,開始種植花草、果樹,對圍牆得砌磚,也開始有些講究。

△ 磚砌的常民美學



注重採光的窗戶和院落,說明了生活品質受到重視,圍牆的紅磚排列,也探索出當時的常民美學。

△ 菜籃、衣架、未拆封的信件
△ 院落與院落之間



接著是 60 年出現的雙層混凝土房屋,一樓的客廳和後院加蓋的廚房,二樓的臥房,還堆疊著尚未清出的床架和書籍。

△ 遺留下來的教科書
△ 和生活物品



山莊紀錄完好,包含每戶的住戶,校長、老師、山中小故事,經過一遍遍地交談、闡述而留下來。

△ 二樓窗戶的玻璃破口



建築的變化,便是時代的變化。

△ 通往第三層宿舍的台階
△ 小心踩踏,透明葉脈



隨著山勢爬升的三層宿舍連接在一起,小心翼翼的踏上階梯,避免踩踏被細心保留的「透明葉脈」,是階梯上的特殊奇景。



二層的單身宿舍

△ 李晟昌老師的家



二層的建築單元,顯得更有機、複雜,因單身老師結婚成家,左右合併成為家庭單元,也各自增建;第一次看見旋轉的窗戶的生活智慧,同時能通風和防蚊,室內面積雖不大,卻是滿足生活機能的最基本空間。

第三層

△ 窗櫺與紅磚屋
△ 隨處可見的生活物品



被遺落的下餐具、遊戲機,還有更多被收存的物品,印有校慶活動字樣的杯盤,那個時代流行的花卉圖案,仿製當時的提燈,做為夜間探險的火炬,竹林裡的螢火蟲、松鼠、臺灣藍鵲,



宿舍、食堂、老烏桕



老烏桕兀立風中,庇蔭著山莊度過將近 80 年,讓樹根透氣的竹節,年年祭祀、掃墓的后土碑,民間信仰的精神持續延續的,除了山莊代表了中產階級的生活聚落,還有代表當時繁盛的煤礦業的福基煤礦、華麗的懿園,一座集結了農業、教育、信仰的山莊。

△ 老烏桕
△ 僅存的后土碑
△ 荒廢的食堂



臺灣是有著深厚殖民背景的國家,糖廠、菸廠、眷村、宿舍群林立,背景、脈絡各自不同,面對未來,卻有相同的存留命運;基隆的明德山莊,一座將近 60 年的山嵐聚落,在當今的難以尋求如此緊密的生活方式,都有一段不為人道訴說的生活情感。

剩下 5 戶左右的住民,口述著飲食、年節、祭祀的情景,面對熟悉的環境,不捨離去之餘,更多是如此親山近水之處難尋。

其實生活的樣態,就是最好的設計。



明德山莊的故事難以用一篇言喻,時空不會因為時間而凍結,遙看著明德國中,距離明德山莊最近、卻也最遠。

△ 明德國中,離明德山莊最近、也最遠的地方









「妳聽過明德山莊嗎?」

「沒有。」誠實、卻是不好意思的回答。








Info
明德山莊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Keelungminder/ 


|June 2019
|text & photo / PIN HO


更多歷史文化文章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