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我沒去過天堂.十六湖國家公園|克羅埃西亞







2019年夏天,我們來到了位於克羅埃西亞的十六湖國家公園(Plitvice lakes Nacionalni park, Plitvička jezera),全名為:普利特維採湖群國家公園。十六湖國家公園在1979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,全區共有100.2 平方公里,是克羅埃西亞境內保存良好的碧綠寶石。



在十六湖國家公園成為世界遺產後,便規定所有的工程活動都不得再進入園區內,不僅不能加蓋旅館、商店,原本已建好的房屋也不得做非必要的修繕改建,因此我們前一晚下榻的旅館相當簡陋狹窄,小到幾乎無法將行李箱拖進房間,先在車上準備了簡單的過夜包,扛著背包行李入住,等待明天清晨六點的環湖行程。




十六湖國家公園被稱為歐洲最美麗的國家公園,依照地勢分為上湖區和下湖區,上湖區是以白雲石沉積而成,共形成十二個湖泊,下湖區為石灰石峽谷,共有四個湖泊。湖區是由兩條水路所串聯,也有地下湧泉,由於山勢與峽谷的地勢落差,有些湖泊成為了天然的堤壩,湖泊與湖泊的相連處又形成了千百個大大小小的瀑布。




碧綠色的山、湖水綠的水、濺起的水花瀑布,都像一體的。





清晨的空氣很冰涼,園區內的木棧道只有一條,遊客就這樣魚貫而行,緩緩地走進園區內。如果芬多精可以用肉眼看見,那麼在國家公園內應該是爆棚的現象,恨不得多深吸兩口汰換掉體內的老廢氣體來延年益壽。



東歐的樹木物種相較臺灣單純,成片的灌木、杉木,層層疊疊的綠色相映襯著,可惜我們到的時間仍屬當地的夏季,若是在秋天來到這裡,一定又多了紅、黃、紅黃、紅橘色的加乘,更加美不勝收。





湖區清澈透明的湖水深深讓我著迷,那湖水真的是透明的!湖裡的小蝦小蟹、魚群就像是漂浮在空中一樣,一點也不覺得水跟空氣有明顯的邊界。魚群身上的鱗片隨著光線、水波閃閃發光,水中的石灰華多孔岩石與藻類、苔蘚和植物交互生長,形成一個特殊、卻十分敏感的生態體系。



望著這一片綠色,我想起英國拉斐爾前派米萊(John Everett Millais 1829~1896年)所繪的《奧菲莉亞》、巴比松畫派的杜比尼(Charles Francois Daubigny 1817~1878年)的河畔系列作品,才相信原來藝術家的用筆用色並非過分的渲染,而是找回了我們迷失在數位時代的眼睛,放在真實的景色裡。



在三個小時的行程中,遊客們幾乎不太交談,只聽得到登山鞋走在木棧板上的咿啞聲,還有波波湖水的無聲音符,若有巨響漸進,那就是瀑布在不遠處了。



下湖區有著十六湖最著名的 73 公尺大瀑布,瀑布濺起的水氣,隨著風向飄灑,沾在我們的頭髮上、圍巾上,水霧中還能見到彩虹悄悄出現…雖然我沒去過天堂,但我想十六湖國家公園應該是離那裡最近的地方。





回到台灣後,偶爾會去爬山遊湖,卻再也不見那種透明的湖水、清新冰涼的空氣。我們總是在意那些我們能親身參與的部分,卻忽略了那些湖底、水裡、土裡、山裡萬物生機的力量。





十分想念那座遠在克羅埃西亞的國家公園,好像穿越 40 年,回到無商業化、無視覺雜音、無垢的天然綠地,不曉得在 40 年前,台灣這些過分廣告的自然遊樂區,是否曾也有同樣的美景?









十六湖國家公園 📍
Plitvice Lakes National Park


February-2020 克羅埃西亞
text & photo / Coke Hwang


更多克羅埃西亞


更多野外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