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後中里雪場&天使格蘭飯店|新潟滑雪紀錄

在東京神遊兩日後,搭新幹線到新潟滑雪,暨前幾年登雪山遇到暴風雪後,就沒怎麼遇過下雪,下雪和下霰至少還是分得出來的;列車一出隧道就是越後湯沢車站,眼前一下子刷白,還來不及整備好行李急忙下車,EJ還逗著說「誰冰箱沒關好啊」 這樣冷虧她還能說笑。

坐上飯店的接駁巴士,手腳都凍,一下子沒注意就光手剷雪互扔,飯店有提供package,包含住宿(Hotel Angel Grandia Echigo Nakazato)、用餐、接駁(車站接駁、雪場接駁)、滑雪票券,飯店的正後方就有獨立的小型雪場,分不同難度的雪道;第一次穿上ski,光移動就耗掉大半力氣,走路還不穩,一下子被帶上纜車往初階雪道,速度一快就嚇得趕緊摔近雪堆里,好邊休息邊拍照;場邊有ski school、shop、親子滑雪場。

最期待的還是露天浴池,一池是望著遠處的山,一池是面對雪堆積的坡,一個晚上硬是泡了兩回,早晚的buffet,無可挑惕,雪蟹配清酒,享受,享受。

有了第一天的失敗經驗,雖然令人挫折,但內心打定主意就是要學成,每次摔總會捉摸出一點,重覆修正,好在Ai是滑雪選手,有她一指點,馬上就領悟;第二天到越後中里雪場,這裏人少、雪道多且距離更長,場邊有租借店、洗手間、餐廳,一長列的火車群是休憩站。

手裏拿著地圖,最後也只滑那麼一道,越滑越上手,要很小心、也要很大膽,最後竟可以完全不摔倒的完成一道,即便這麼一道,每段還是有不同難度和技巧,自由加速、轉彎、煞車,我不貪帥,但受不了速度的誘惑,試著模仿旁邊高手的姿勢、擺手角度、體態、雙腳併行彎曲的節奏;由在雪道的頂端,一片灰與白,一次又一次登頂,站在相同的位置望去,每次總有不同,風雪好大,人一少不難覺得害怕,便也明白 – 登高並無法追求偉大。

因為眼前一片純灰白,天色暗得很明顯,直到夜燈亮起,才意識該整備回東京,才一上手,便覺得不夠,雪也不知什麼時候又更大了;也因為趕著新幹線,來不及買苗場山純米吟酒釀,只好在進月台前的商店隨意抓了好幾隻清酒,自己內心才算和解。


|Jan-2017 日本新瀉
|text & photo / PIN HO


更多滑雪文章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