植光花園酒店 SOF Hotel|老建築,半廢墟,比原始更狂野的臺中旅店





SOURCE



臺中中區、臺中最早發展的地方, 「植光花園酒店」這棟建築也見證了臺中半世紀以來的風光,臺中火車站、幸天宮、國姓廟、戲院、舞廳、從綠川到柳川,這是老臺中人心目中的中區繁華,這裡最早曾是風光的旅店,也曾是八大行業的聲色場所,隨著其他區域的發展,許多店家隨著中區沒落而倒閉,這棟建築物也棄置了 20 年,現在的西區,還有許多閒置的樓房,尚未成為誰的家。





植光花園酒店 SOF Hotel



SOURCE





check in





21:00

推開門,進入大廳,已經是晚上 9 點了,臺中的熱氣卻未消散,像尋找到更沉的黑洞,這股熱流激動的、隨著被推開的大門衝進大廳;寬敞的入口,幾盞燈亮著,我喜歡這種不刻意的幽暗,乾淨簡潔的櫃檯,背後暗沉的藍綠色貫穿整棟的主視覺,拖著沉沉的身體,來不及遊蕩便進入房間。

入口與前台





room|房間





每次入住旅館或酒店,我喜歡隨著當下的心情、和身體的疲憊程度來決定如何感受房間,而不是拍照優先;也喜歡在離去前稍微整理一下,像平時出門上班一樣的整理。在離去前進行最後、也是最初的拍攝。



09:30

這次入住植光花園酒店 4 人房型,房間號碼在門把旁的燈飾上,進門,立刻席來木質地板和乾燥的味道,旅外最在乎的莫過於味道,光線、材質、傢俱、配置等等,都會反應在味道上,稱不上香,總是一股乾淨的味道,這就夠令人滿足了。


晚上房內的燈具有限,顯得昏暗低迷,相當習慣這種氣氛的我們,心想如果能叫上一點紅酒或香檳,電視開著,累癱在酥軟的床上,身體隨著這股幽暗慢慢放鬆;2 張雙人床,舒適的床墊和棉被,四人份的浴巾和牙刷,整齊的擺放在抽屜中,強而有力的水柱,是酒店的誠意表現。

卓檯、浴室
窗景



白天,捨不得褪去柔軟的棉被,四人慵懶的享受這分秒不爭的週末,拉開窗簾,窗外掛著相當美麗的小樹叢,下完整夜的雨,還是沒什麼陽光,只有房間牆上的藍綠色更鮮明一些。





空氣中的「植」和「光」





紐西蘭建築師 Fearon Hay 拋開了內容和形式,從立面、室內到半戶外,有一種更狂野的破壞感,令人麻痺且裝飾過度的工業風,在這裡回到原始、更接近廢墟一些,對於老建築、半廢墟,實踐了除了「拉皮」之外的選項。



你說的設計,是什麼設計?


以「業主」的口吻來說,就是:「這根本沒有設計啊!」

from 8F



下過雨後的臺中,潮濕的樹幹,葉子上的露珠,預告著未完待續的雨;懸垂的植被逐漸適應、生長蔓延,比起酒店開幕時的腎蕨吊盆,來得自然許多。


面對半世紀的建築物,設計上也更需要誠實的面對未知的結構、管線,大廳甚至是房間內的樑柱,所有願意面對真實的那一面,代價便是龐大的工程費用和複雜的工序上,對於業主和設計師都是很大的考驗,至於要挑戰旅客接受程度,則需要一點勇氣。

8F
1F
Fern garden



酒店的設施和房間,圍繞著中庭,刻意打通的天井,夾雜著氣流和潮濕的氣味,懸垂的植被,柔軟的包覆著撕裂的混凝土壁,不時竄出的扭曲鋼筋,植物像跌水、從頂樓流竄到地面,中庭的蕨園和苔蘚,無條件地接受光和雨水,「植」和「光」也就是這般吧。





facility|設施





這幢房子在臺中中區低迷的海上,試探著旅客的接受程度,匆匆來去的我們,從一進門,得到充分的休息和片刻寧靜,室內的擺設從大廳到房間,整齊地像一刻也不敢動的樣子。



中庭的側邊的 Lounge 和座位區,提供一早必須的咖啡因,一位房客限一份,隨手可拿的餅乾、小點、茶包、微波爐,此外都須請服務生協助。



寬敞的大廳、櫃檯、中庭之外,還有面對街道的書房,就隔著一道玻璃。


大叔睡得真熟呢。





Fee|費用



  • 四人房(無陽台):4,200 元
  • 行政套房
  • 雙人房 (無陽台)
  • 雙人房 (有陽台)
  • 經濟雙人房
  • 標準雙人房
  • 標準雙床房
  • 24 hr 接待櫃台
  • 行李寄放
  • 洗衣
  • 盥洗用品、牙刷、吹風機、紙拖鞋
  • 冰箱


6


「植光花園酒店」,除了與酒店名稱相吻合的空間體驗外,也特別欣賞業主對設計的接受程度和遠見。好的設計不是必然、更不是偶然。



植光花園酒店 SOF Hotel 📍
Tel:04-2223-0880
Hour:15 check in, 11 check out


Oct-2019 Taichung
text & photo / PIN HO


更多住宿


更多臺灣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