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天黑了,但我在海邊不肯回家」|謝榕蔚個展







有一天晚上,在閒談之間我說要幫榕蔚看看八字,

我發現他八字裡五行缺木,

正當我想要告訴他:

「誒,你命中缺木,可能要補喔」的時候,

見他戴著墨綠色的帽子、穿著軍綠色的防風外套,

就這樣安安靜靜的坐在一旁等我的解析,

當我說出「榕蔚」的名字的時候,瞬間便懂了。



他已經找到那條路,並使其茂盛生長了。





他以園丁自稱,在遍遍綠色環繞的樹林間構築自己的工作室,

他用綠色的原子筆,畫下一支一支的線,

線條成束、束成塊、塊面成海,

我在他筆下如水草的綠海中,看見時間化為具體佇立在紙間。



2020年的一開始,榕蔚在自由人藝術公寓舉辦個展,

展名為《天黑了,但我在海邊不肯回家》

就像展名一樣,雖然展間不大,卻足以讓他說完一整的故事。





“我的創作中投入大量的時間,

單一動作的重複紀錄,呈現一種力量。

人們會被吸引,

因為那是我們經歷過或是正在經歷的。







晨光透過玻璃灑進展間,那是光的反射還是波光淋漓已經分不清了,

眼光掃過一幀一幀的作品,

一樓展出的<紙上種草的園丁>

我感覺像在草原上漫行。

似乎能感覺到他那眼周稍微酸澀,手腕也微微發疼的執著,

單一且單調的重複行為,像僧的修行,

將意念透過筆力直透紙背。




二樓展出的是<海峽>系列,深沉而抑鬱的灰、黑,層層覆染。




我想起有一次榕蔚說起他夜半前往高美濕地的經驗,

他說,海水、天與地的界線被黑模糊掉了,

他所站的棧板也漸漸被一波一波緩緩襲來的漲潮淹沒,

我在<海峽>中看著黑色的水波,就像可以跌入一樣。





對我而言,因果並非線性而是彼此循環。我相信有草原的存在而去尋找草原,但其實草原不是真的存在;而是因為自己的相信,促使自己種出一片草原,所以草原因此如同我相信的所存在了。作品是一段信念的旅程,是信念讓草原蔓延,讓因果循環。”





海洋是生命源頭,而草可能是陸上生命的盡頭,

但在榕蔚筆下的海是如此的沉靜,草卻如此湛綠鮮活,

生命與死亡的邊界模糊了,只剩下如僧的修練在繼續著。

我相信他所說的因果彼此循環,

就像是我說他五行缺木,

到頭來他一直都是與木同行一樣。





從白天走到黑夜,

在夜幕下的海邊玩耍,不肯回家。











《天黑了,但我在海邊不肯回家》謝榕蔚個展
展期:2020/01/09(四)- 02/03(一)
地點: 自由人藝術公寓 📍
謝榕蔚個人網站


February-2020 Taichung, TW
text / Coke Hwang;photo / 洪子傑


更多當代藝術


更多展覽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