共時的星叢|國立台灣美術館





共時的星叢.Synchronic Constellation



2015年,一部台灣劇情紀錄片《日曜日式散步者》推出,不僅受到許多藝文工作者及年輕族群的喜愛,也榮獲了第五十三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。它結合了歷史考證與抒情創作,用一種呢喃、輕柔的敘事手法,就像是自己的祖父、外公一般,細述1930年代台日詩人們的吉光片羽,也向你娓娓道來台灣文藝史的生命經驗。


2019年夏天,國立台灣美術館舉辦:共時的星叢:「風車詩社」與跨界域藝術時代展,策展團隊由《日曜日式散步者》導演黃亞歷、《藝術觀點ACT》主編孫松榮及文學研究者嚴谷國士所組成。在不同的研究背景、及對展覽空間擁有不同的想像之下,「共時的星叢」很難說是單純的藝術展覽,也無法定義它是文學展,更不能說是歷史展,而是真正的跨域當代藝術展。


這個展覽延續了《日曜日式散步者》的詩性,以「風車詩社」創立的背景時空為核心,譜寫現代主義文學與美術在西方、東南亞國家和台灣所捲起的浪潮,不以學科作為劃分,精選時代經典畫作、雕塑、書籍,也從文字、聲音、檔案、文物及動態影像等,鋪開一個跨時檢索。





共時的台灣





「共時的星叢」展出多達八百件展品,有些展品是授權的圖像,有些是繪畫原件及手稿。展覽共分為三區、十個子題,從「現代文藝的萌動」、「現代性凝思:轉譯與創造」、「速度趨駛未來」、「超現實主義眾聲回響」、「機械文明文藝幻景」、「文學——反殖民之聲」、「藝術與現實的辯證」、「地方色彩與異國想像」、「戰爭.政治.抉擇」到「白色長夜」。



從子題的命名就能夠在腦中一次又一次的描繪,正值日治時期的台灣,處於一個「共時」的歷史交叉點,傳統與摩登、未來前衛、工業化起飛、結社運動與戰爭蜃景。





走進,一本藝文雜誌裡





展場大部分以展牆與展示平台兩種元素組合,平台內擺放的是私人收藏的舊文學讀本、手記、照片或是輸出的新聞圖像。


其實不難發現到,展牆右側統一掛滿了對應子題的美術畫作、海報設計及攝影作品,以星點般的圖像語言敞開與觀者的對話,而牆的另一面,則用詩句、文章、宣言和截取的文字,讓當時作家的話語,直接成為了展區小標。



展覽左右側,統一圖像及文字設計的安排,就像走進一本圖文雜誌中。



這樣的安排就像是翻開了一頁頁雜誌書頁,圖文並列,深刻又簡單。

哲學家。林亨泰





熟悉的作品





鹽月桃甫、楊三郎、顏水龍、郭柏川、洪瑞麟、陳植棋、陳橙波、黃土水、劉啟祥⋯⋯,與這些「好像在美術課本中看過」的台日畫家作品見面,卻又同時看見畢卡索、亨利・盧梭、馬奈、梵谷、塞尚、莫內、馬蒂斯、雷・曼、達利、米羅、杜象、馬格利特⋯⋯,我們看見台日鄉土民俗畫的風情,卻也同時被超現實主義的異彩衝擊。


星羅棋布的圖像拼湊成20世紀初現代藝術的西風東漸,那些是我們熟悉的作品,橫向展開就看見了時代的經緯,在那個年代他們拜師、留學、臨摹,全世界的藝術浪潮,一波波相互交融。



在展場中吸引人目光的還有幾座兩層樓高的多媒體投影裝置,同時放映著1903年《火車大劫案》、1985年《離開工廠的工人》、《日曜日式散布者》、1929《安達魯之犬》⋯⋯等錄像或圖像作品。它們被錯置、並列播放,就如同前面說到的「交叉點」,這些影像就像是劇場、音樂、電影的藝術脈動一般,分別律動,卻又交錯著。





時代檢索





展場中除了圖像作品及展出文字之外,為了保持展場空間的乾淨極簡,並沒有多餘的說明文字(當然,800件作品要一件件貼上說明文字想必也是浩大的工程),觀者可以在出入口拿取紙本資料,來對應展品的說明。走逛在展場間,我發現其展示系統的小巧思;設計師利用色塊的橫槓來區分不同的子題展區,他分別在地上、展示平台以及牆上,以細小的色塊作為標記,觀者在逛展的同時,就像走進一本書裡,隨時檢索到紙本資料裡對應的說明。





哀悼星叢



「戡亂、警視廳、匪諜、通貨膨脹、不安、處決、失蹤」這些名詞在台灣的歷史中既遠又近,在我們這一代能夠全然了解二二八事件的人已經不多,然而透過展場中展出的新聞剪報、文章片段,失語感隨之而來。我撿拾這些歷史殘片,感受畫家看似輕描淡寫實則沈重難以呼吸的筆觸、哭泣的詩人、不願再歌唱噤聲的社會——生命極其脆弱。

歷史輓歌。長夜無盡。等待黎明。



〈日曜日式的散步者〉
-把這些夢送給朋友S君
 
我為了看靜物閉上眼睛‧‧‧‧‧‧
夢中誕生的奇蹟
轉動的桃色的甘美‧‧‧‧‧‧
春天驚慌的頭腦如夢似幻地──
央求著破碎的記憶。
 
青色輕氣球
我不斷地散步在飄浮的蔭涼下。
 
這傻楞楞的風景‧‧‧‧‧‧
 
愉快的人呵呵笑著煞像愉快似的
他們在哄笑所造的虹形空間裡拖著罪惡經過。
 
而且我總是走著
這丘崗上滿溢著輕氣球的影子,我默然走著‧‧‧‧‧‧
如果一出聲,這精神的世界就會喚醒另外的世界!

不是日曜日卻不斷地玩著‧‧‧‧‧‧
一棵椰子讓城鎮隱約在樹木的葉子間

不會畫畫的我走著聆聽空間的聲音‧‧‧‧‧‧
我把我的耳朵貼上去
我在我體內聽著像什麼惡魔似的東西‧‧‧‧‧‧

地上沒背負著吧!
說夜一降臨附近的果樹園,
被殺的女人就會帶著被脫的襪子笑‧‧‧‧‧‧

散步在白色凍了的影子裡‧‧‧‧‧‧

要告別的時間
砂上有風越過──明亮的樹影
我將它叫做有刺激性的幸福‧‧‧‧‧‧

──楊熾昌 1933





台灣文藝的主體



透過「共時的星叢」重建在1930年代汲取世界藝術的前衛與創新的台灣,發現它是日本、東方、西方雜柔而成的獨特主體,我們步步揭曉「共時的星叢」的光點,體會無數的文化活動凝聚的力量,以及這股力量帶來的改變。


展覽是一個打開時間的通道,重現不被人們所記得的真實記憶。當我們墜入某個時空星點的瞬間,耀動於文字上的言談浮現出多元文化的交融,在交替的國族統制下,台灣文化的自信漸漸沖積、賦形。



時至今日,期待這些星光點點,能否給予台灣文化圈交流、串接、互聯的能量?


是否每個人都能在「共時的星叢」中找到自己的位置。









共時的星叢:『風車詩社』與跨界域藝術時代
展覽時間:108 年 6 月 29 日 – 9 月 15 日
展覽地點:國立臺灣美術館 101-102 展覽室、201 展覽室


September-2019
text & photo / Coke Hwang


更多當代藝術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